2018-12-6

知物動態

室內設計師被人工智能取代還要多久?
 

人工(Artificial Intelligence),簡稱AI,曾入選“2017年中國媒體十大流行語”。這是一個當下已初顯身手,未來必然蓬勃發展技術力量;甚至因為人工存在,人類命運的拐點會提前到來。

那什么是人工?我們對人工的初步認知,可來源于Google公司研發的Alpha GO,阿里巴巴人工設計“鹿班”等產品。他們共同特質,在于人類相似的方式作出反應,包括機器、語音識別、人臉識別等純AI產品,以及、蘋果音響、無人超市等AI與行業結合的衍生產品。

如果我們留意周邊生活,人工已經慢慢滲透到我們日常生活當中。無錫交警已使用人臉識別技術去捕捉闖紅燈違規行為,還有阿里巴巴推出的無人超市,都是AI技術落地應用。

高慶一在《奇葩說》中點明了人工價值:“人工簡單地說,就是幫助我們人類擺脫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桎梏,夠讓我們真正干我們自己想干的事情。

站在人工研發度,對人工抱持樂觀態度,這點毋庸置疑。但社會輿論還夾雜著許多不同的聲音,如《霍金人工會導致人類滅亡》《尤瓦爾·赫拉利:人工的高度發展,會剝奪人類自由和平等》《斯克稱人工人類生存的最大威脅》《比爾·蓋茨人類需要敬畏人工》等,聽上去很“標題黨”,但說這些話的人都是各自領域權威。

人工威脅人類生存?這種命題太過宏大,感興趣的可以去翻閱相關籍。我們現在討論的是跟每個人切身利益相關的議題,就是:人工會不會搶了我們的工作?更貼近一點,就是室內設計師會不會被人工取代?如果會的話,還要多久?

過去一段時間,地產蓬勃發展,奠定了家裝行業繁榮,不少人沖著行業紅利加入了室內設計師的隊伍。有的并沒有經過專業的科班訓練,參加了室內設計師的速成班,學會了CAD、草圖大師等工具,便開始做設計師。入行后,為了提高效率,直接借鑒同戶型的方案,省去了做創意的過程,畢竟創意既燒腦又費時間。久而久之,便形成了路徑依賴,以為靠著一門技術,隨著經驗人脈的積累,可以走遍天下都不怕!

假如把室內設計當做是一種技術,那很容易被人工所替代。因為人工本就是為了擺脫生產力和生產關系桎梏所誕生技術工具,解決的主要也是技術層面的問題。比如前段時間熱議的3D設計平臺,算是人工家裝行業落地應用。用戶可以在線上挑選戶型圖、搭配產品、自動渲染,并且快速生成效果圖和全景VR(虛擬現實技術方案。激光測量、BIM(建筑模型)和VR等技術工具融合,實現了設計的“所見即所得”。

艾瑞咨詢在《中國互聯家族行業研究報告》中提到,施工系統和施工機器人的技術尚未成熟。未來技術一旦突破,施工圖系統、裝配式裝修與施工機器人的整合會搶了不少施工團隊的飯碗。而在家居采購領域,隨著AR(增強現實技術)技術發展應用,用戶可以在屏幕上把線上家具套在現實的家居空間進行互動,這樣就不用擔心家具家居空間是否匹配的問題。

技術創新突破,可以賦家裝行業,也可以帶來全新消費體驗,但也意味著部分從業人員的工作將被技術工具替代掉。就像發明后,夫失去了工作;蒸汽機發明后,織布女工失去了工作。人工真正成熟后,室內設計師會不會失去工作?答案是會,而且就在不久的將來,但人工肯定不是所有室內設計師的“末日”。

之前也提到過,人工解決的是技術層面的問題。但設計的核心并不是技術,而是創意思維過程。設計的營養來源于生活的土壤,來自于對歷史、文化、宗教、習俗等多維度的觀察。設計師的眼界和閱歷,一定程度上決定了消費者帶來多少情感共鳴和生活體驗。如果說人工解決的是效率問題,創意設計解決的是人性問題。

效果圖可以一鍵生成,但人的生活不可一鍵定制。這就很像息與知識關系,人工許可以讓你一下子獲得全人類息,但真正有意義的知識是需要大腦經過篩選、判斷、反復使用、融會貫通后生成的。你可以一鍵生成息,但不可一鍵生成知識。

打個不怎么精確的比方,就好像人工在線搭配產品,跟設計師搭配出來的效果肯定不同。前者好看,但不一定適合你,因為沒有情懷的溫度。

機器發明,的確替代了不少手工業者的工作,但也有不少手工業者存活了下來,演變成現在的匠人。縱觀歷史,新技術只是加速了社會演化的進程,并沒有成為社會演化本身。

室內設計師的汰舊換新一直都在發生,人工的出現只是加速了汰舊換新的進程。至于是被淘汰,還是幸存,跟每個室內設計師自身的定位相關。是站在內容生產的上游、中游還是下游,是站在依賴舊路徑的此岸,還是站在解決問題的彼岸,這些都決定了未來室內設計師的去向。

面對人工這一龐然大物,我們沒必要太過恐慌,但需要警醒。如果你把一切思維活動都委托給人工來完成,你不需要認知,不需要思考,不需要判斷,你會很自在,但也失去了自由。因為你被技術綁定了,一旦離開技術這一“母體”將難以生存。

你要自由,就會失去自在。因為任何事都要自己扛,你得自己觀察和思考,自己去把息咀嚼、吞咽、消化成知識,一頭扎進生活,承受生活的風華和巨浪,然后把感受碾碎了,擠進設計的墨囊中。自由很痛苦,但卻很值得。